美团二号人物说再见:王兴造人才梯队 谋酒旅平台发展|王兴|美团|王慧文_科技_英美大炮战

阅读: 25 发表于 2020-01-21 09:00

 

  

  王兴内部信:王慧文将于今年12月退出企业管理事务

  王慧文:由于家庭与健康等原因退休 美团会越来越好

  新浪科技 何畅

  美团员工在昨日下午收到了三封全员邮件。按照先后顺序,英美大炮战分别来自王兴,王慧文,王兴。

  “天啊,老王要走了!”一位美团员工在看到邮件后说道。

王慧文 资料图

  在美团内部, “老王”指的是联合创始人、高级副总裁王慧文。王兴在第一封邮件中宣布,王慧文将于今年12月退出企业具体管理事务,后续他将继续担任企业董事,并任美团终身荣誉顾问。

  作为王兴的大学同学和室友,王慧文是王兴创业以来身边最关键的人物,被视为美团的“二号人物”,美团的每个关键时刻、每场关键战役都有他的身影。

  到今年12月18日,东京食尸鬼店长王慧文加入美团将满十年。现在,他挥挥手,决定说再见。

  “退休”早有征兆

  王兴在邮件中提到,王慧文将退出企业具体管理事务。“其实就是退休。”一位投资人称。

  这其实早有征兆,去年12月,王慧文卸任北京摩拜科技有限企业的法定代表人、实行董事和经理职务,以及上海三快科技有限企业法定代表人。在更早的10月,他退出了美团打车运营主体——上海路团科技有限企业的法定代表人。

  “功成身退,无可厚非。”一位分析人士向新浪科技指出,王慧文之于美团,最重要的成绩是外卖业务。“外卖业务的成功奠定了他在美团的地位。”

美团外卖骑手 图源:网络

  王慧文加入美团正值千团大战时期,风卷残云激活码生成器他带队“边算账边开城”,逐步形成了后来外界总结的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策略,在千团大战中突围。实现盈亏平衡后,王慧文提出做新产品的思路,外卖成为了最终选定的方向,核心团队调自团购,并带来了丰富的线下地推经验,很多产品经理、包括王慧文本人,都会亲自送外卖,去体验产品并收集意见。

  从0到1,从高校到白领,重力怪侠怎么解锁从餐饮到全品类……美团外卖的轮廓在调整与变化中日益清晰。王慧文在美团承担的角色也随之变化,外卖撑起半边天后,美团又将目光投向了新业务。

美团打车 图源:网络

  2017年2月,美团App在南京悄然上线打车入口,与滴滴网约车大战的序幕正式拉开。试水一年后,美团打车于2018年3月登陆上海。在美团的逻辑中,打车可与旗下到店、酒旅等业务结合并互相转化,形成一站式服务闭环。但事实是,为拿下市场份额,美团实行大规模补贴,成本居高不下。财报显示,原始人玩坚果2017年美团的网约车司机成本为2.9亿元,2018年则飙升至44.6亿元。

  随后,美团打车按下扩张暂停键,转向轻资产的聚合模式,这被外界认为是“以退为进”。而包括共享单车在内的出行等新业务,同样是王慧文所负责的。“但美团打车没有做成,其实不是王慧文一个人的问题,也要看时机和格局。”前述投资人说道。

  交棒与人才培养

  对于王慧文退出美团的具体管理事务,有评论称是权力制衡的体现,多位美团内部人士向新浪科技否认了这一说法。

  王慧文在内部信中做出了说明,他认为目前是适合交棒的时间点,美团面向互联网下半场和未来十年的准备工作已初见成效,这一年会确保各项工作有序交接。他坦言,一直以来自己都不能很好地处理工作与家庭、健康,业务经营与个人兴趣之间的关系,也担心人生被惯性主导,怠于熟悉的环境而错过了不同的精彩。

  王慧文在美团员工的眼里,是一位既具备亲和力又能自在潇洒的“爱拼大佬”。有员工回忆,周末自己去加班,每次都会碰见王慧文,即使晚上开完会,离开时也依然能看到他在隔壁办公。

王慧文 图源:网络

  “艺术家”是王慧文的自我形容。他喜欢新鲜事物,他玩知乎,签名是“美团体操队队长”,除了收藏、赞同,还会亲自下场提问与回答,关注的话题从数学到物理,从互联网行业到历史哲学,涉猎广泛。“所以我觉得他的选择是可以理解的,一个聪明人,已经财务自由,在自己从事的领域做到了目前能实现的最佳,为什么还要继续操劳?放松一下不好吗?”前述分析人士反问。

  王兴说,关于王慧文退休的事情,两人在几年里讨论过很多次,有不舍,但更多的是感谢和祝福。他也期待未来换一种角色后,王慧文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助力企业战略规划、组织传承和人才发展。不过,王兴已经在做这件事了。宣布王慧文即将退休消息的同时,美团启动“领导梯队培养计划”并进行组织结构调整,增补副总裁郭庆、副总裁李树斌为S-team成员,成立美团平台、AI平台、新的基础研发平台和点评事业部。

  郭庆人称“老K”,于2014年3月加入美团,目前主要负责美团酒店、门票度假、民宿等业务。李树斌曾任垂直电商好乐买CEO,去年12月空降为副总裁并在本次调整后担任美团平台负责人。前者为美团酒旅业务立下汗马功劳,后者则拥有IT和电商方面的丰富从业经验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说,美团的2020年,将致力于发力酒旅以及与其他业务联动。这是一项毛利率足够高的业务,2019年第三季度,美团到店及酒旅业务变现率由9.0%同比上升至9.7%。尽管毛利率轻微下降,仍达88.6%。更重要的是,美团已覆盖到包括单体酒店、连锁酒店、高端酒店、民宿、景区门票等各个领域。布局广泛,但细分并不占领绝对优势,仍有上升空间。此外,美团需要提升用户体验、扩大用户规模,并进一步整合各入口流量,为打造全品类的“超级平台”持续进击。

  不过对王慧文而言,这是他在美团的最后一年,事了拂衣去。至于他接下来会做什么,可以用他此前演讲中一句话总结:“不要给自己设限,让你们的人生打开,不设限地长大。”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